En

恶性肿瘤患者心脏病就医几度遭婉拒,明慈医院心内科两次急诊救治抢回生机

发布者: 发布时间: 点击次数: [关闭]

据统计,临床上约有3成肿瘤患者因心血管疾病死亡,有些患者虽然肿瘤指标控制得不错,却会反复胸闷、胸痛,人的生活质量日益下降,甚至发展到心衰,最终不是死于肿瘤,而是死于心脏病。

1

64岁的无锡市民兴老伯患有恶性肿瘤,近6年来,他还饱受“胸闷、胸痛”折磨,去年10月份,他在外院治疗肿瘤期间,还因心脏不适接受了“冠状动脉造影术(CAG)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术后,患者依然感到“胸闷、胸痛”,于是兴老伯再次入院找医生治疗,但鉴于患者合并有恶性肿瘤,外院医生考虑再次手术风险非常高,患者几度就医均遭到婉拒。


一个月前,患者的心脏不适感再度加剧,恶性肿瘤、心脏病,这让兴老伯痛不欲生,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打击”令患者十分难受、抑郁。最严重的时候,兴老伯一天内剧烈胸痛发作次数高达5次,每次疼痛持续好几分钟,每次发作时,他只能靠舌下含服硝酸甘油得到缓解,为求进一步诊治,患者及家属四处打听愿意收治他的医院,最终,他们慕名找到了无锡明慈心血管病医院。

心脏内科以“急性冠脉综合征Killip1级、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PCI术后、非霍奇金淋巴瘤(滤泡型)”为初步诊断收治了64岁的兴老伯。


由于患者病情复杂、危重,无锡明慈医院心脏内科8病区王明权主任亲自为患者会诊,详细分析兴老伯的病情,制定适合他的手术治疗方案。


“患者因为长期服用肿瘤药物,对心脏血管造成了损伤,而介入操作会加剧血管的损伤,再次手术易造成血栓甚至更严重的后果。”王明权主任介绍说,面对患者的复杂病情,他们只考虑一点,那就是“医生不能选择患者,是患者选择我们,我们有责任为患者缓解疾病痛苦!这是明慈每一个医护人员所遵守的职业道德!”

据了解,兴老伯的病情虽然十分严重,但是明慈医院心脏内科手术团队迎难而上,与患者及家属做了充分的沟通后,在患者入院当天王明权主任就为患者实施了“冠状动脉造影、药物球囊PTCA术、支架植入术”,一个小时后,手术顺利结束。


手术的结束“暗藏”了另外一个危机——术后五天,患者再次出现胸闷、胸痛症状。“我们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出现了,给恶性肿瘤患者实施心脏介入手术的风险还是发生了,原本植入的支架再次堵塞,并出现了血栓,我们再次给患者实施了急诊冠脉造影术及药物球囊PTCA术,并及时调整抗凝抗血小板药物及抗肿瘤药物,又是一个小时的手术时间,虽然很冒险,但是最终抢救了患者的生命,为他重生赢得了生机。”


目前,距离患者出院已经有一个多月,根据随访得知,患者恢复良好,胸闷、胸痛不适感已消失,其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提升。对于无锡明慈医院心脏内科全体医护人员在此次救治过程中所有的付出,患者家属万分感激。兴老伯说,这是一家真正便捷、造福了无锡心脏病患者的专业心脏病医院,他在医院接受的规范诊疗、医护人员的耐心和勇敢都令他十分钦佩。


据王明权主任介绍说,随着医学发展,不少恶性肿瘤患者经过手术、化疗、放疗,得以长期生存。与此同时,一个严重的问题凸现出来——那就是多种肿瘤治疗方式会导致不同程度的心脏损害。兴老伯就是这样的一名患者。

临床数据显示,对于使用蒽环类药物化疗后的长期生存者,冠状动脉疾病的风险增加约10倍,心血管相关疾病死亡率增加8倍。蒽环类药物的心脏毒性98%于化疗后第1年出现,并且一旦发生就难以逆转。除了蒽环类,新型靶向治疗药物也都有不同的心脏毒性,有些会引发凶险无比的药物性心肌炎,有些甚至会导致心脏骤停,还有一些能引起极端难治的高血压和高脂血症。

近年来,国际医学界越来越认识到了恶性肿瘤治疗方法的心血管副作用问题。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已经发布了《欧洲化疗、放疗及靶向药物所致的心脏毒性临床实践指南》;欧洲心脏病学会也制定了《癌症治疗与心血管毒性立场声明》。在此提醒患者,恶性肿瘤治疗方法会引发严重、广泛的心血管副作用,要加以高度重视、早期发现治疗,对肿瘤病人的心脏问题进行早期关注和干预,这对于临床病人来说,将是大大获益的。

本期专家推荐

王明权

副主任医师 

无锡明慈医院心脏内科8病区主任

2

1985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心血管专业,对于冠心病介入治疗的适应症,风险判断及术中、术后并发症的处理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擅长冠心病、心肌梗死的抢救治疗及冠心病心肌梗的介入治疗,共行冠心病介入诊断治疗5000余例,实施各种起搏器植入术约500余例。

曾任解放军377医院历任内科副主任、内科主任,西安市心血管疾病医保评审专家,西安医学院临床兼职教师,历任西安长安医院心血管介入科主任、心内一科主任。

END

Copyright ©2016无锡明慈心血管病医院有限公司苏ICP备14040582号-2 技术支持:无锡网站建设